人民长江报社主办
首页收藏联系我们
网站征订1.jpg
当前位置:首页?>?水与人生

鄂北麦正黄

初夏,农时麦收,也是老天爷变脸无常的时节,麦子一旦被雨撂倒地里,农民一年的汗水白流,故有民谚“麦收一晌,龙口夺粮 ”。“龙口”指的是老天爷这个龙王。

湖广熟,天下足,湖北粮食安全意义非凡。每年都将粮食生产任务分解到产粮大县,期间还有春、秋农业生产现场会,督办落实粮食生产,如遇旱涝天气和虫灾,上演“龙口”“虫口”夺粮大战。威胁鄂北农业生产的最大隐患是干旱,老天爷耍起脾气整月连季板着脸,不赐大地一滴水,鄂北成了“旱包子”,少有风调雨顺时节。省委省政府下狠心,先期投资180亿,修建一条270公里的“水龙”横贯鄂北大地,沿途有序配置水资源。眼下工程建完八成,建设者们像抢收麦子的农民抢工期,赶在此时,我随湖北水利系统“我心中的新时代水利精神”文化采风团鄂北行。

工程沿线自上而下设有丹(丹江口)襄(襄阳)、枣(枣阳)随(随州)、广(广水)悟(大悟)三个建设管理部。广悟部是工程终点站,也是革命老区,开国大将徐海东、原中国海军司令员刘华清都是大悟人,过去红军帮穷人得解放,如今水利人为百姓送清泉。接待我们的副主任马春桥此前曾任地方水利局长,为这个工程他甘愿从“一把手”降为“二当家”,他深知老区人民缺水吃、盼甘露的心情,去工地、跑部门,皮肤晒黑了,少有人理解,五十好几的人究竟图个啥。建管部有个绰号“花木兰”的“女汉子”,她叫刘怡,武汉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研究生毕业后来鄂北,她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战士,连续4年在一线工地,忙时十天半月才回趟家。幼小的孩子离开妈的怀抱,由几个亲人轮流带,每次分手孩子撕心裂肺地哭闹……话毕刘怡眼圈泛红湿润,强忍泪珠说:“错过大工程建设是人生一大遗憾,母子亲情以后再来补偿,工程最重要时期,也是我人生最艰苦时期,选择了水利事业,只能义不容辞去尽责!”当晚“我心中的新时代水利精神”故事分享会上,《暴走“甘”》《指挥部里的工作狂》等一个个真实感人故事,让我们领略水利人的别样风采。带队的宣传科长黄健萍说:“像刘怡这样的人不知凡己,‘忠诚、干净、担当;科学、求实、创新’的水利精神在工地随处可见,而工程建设场面更令人震撼!”

随后一场大雨,山险路滑,去龙泉河渡槽的计划取消。枣随部主任杨锋说:项目部科学创新,渡槽采用现浇作业,浇筑混凝土保温措施得当,工程质量好,这种勇于挑战、科学施工的“大禹”精神值得学习推介。孟楼渡槽规模全国数一数二,渡槽每节重达1200吨,槽身长30米、净宽6.5米,侧墙净高5.0米、厚0.5米,底板厚0.4米。架设时先由龙门吊把槽身从生产车间吊到固定位置,再由架槽车缓行逐节架设。如今渡槽主体工程全面完工,横空凌云,气势非凡,今后这里还将建成水情教育基地,成为生态工程与学研一体的新景象!书画家们现场挥毫泼墨,留下“团结创新”“水润鄂北,情系民生”等墨迹,表达敬意。中国水利文学艺术协会会长何源满向鄂北局送上“长风破浪会有时、直挂云帆济沧海”字画,赞美工程建设者同时也充满了真情期待。

来到老河口市薛集镇曾岗村,这里正在倒虹吸施工。但见大型履带吊车将每根60吨的PCCP管吊起缓慢旋转,然后徐徐降落在宽阔的深坑槽底,工人们小心翼翼对接安装到位,槽坑两侧的挖机将土方回填已装好的PCCP管间隙,施工人员锹铲锤夯,碾压机分层碾压……从项目展示牌上可见,全长72公里的倒虹吸工程穿越老河口、襄州、枣阳三市(区),是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各标段中最大的工程,也是亚洲最长的倒虹吸工程。工程采用PCCP管(预应力混凝土钢桶管),三排并设深埋地下,至唐白河流域,以架设管桥方式穿越河流后向下游推进。带队的鄂北局副局长杜受富说:鄂北膨胀土“晴天一把刀,下雨一团糟”,铺设超长倒虹吸工程风险大,我们通过先行实验,在防渗、边坡支护等方面积累了可靠数据后才大刀阔斧地展开。全线倒虹吸需要42000个标准管,每根管长5米、内径3.8米,工程设计流量每秒38立方米,每个管道通水能力每秒13立方米,如同一条巨大的地下水龙一路向前。

工程取水口清泉沟与南水北调陶岔引水口遥相呼应,丹江口水库像母亲一样哺育她的儿女。工程利用“湖北引丹第一闸”,与襄阳引丹灌渠同源。作为全国20个商品粮基地之一,襄阳市年均产粮百亿斤。近年来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步伐加快,加上干旱加剧及水资源配置滞后等因素,粮食生产能力亟待保障。我蹲身抚摸路边的小麦,与收捡油菜籽的老农闲聊得知,油菜、麦子、稻子哪一样都离不开水,浇水时间和次数都决定小麦产量的高低和品质优劣。水稻需水量更大,除了生理需水,还有生态需水,生长环境如果水量不足,水稻就会干旱减产。油菜播种时若土壤湿度不够则影响出苗,移栽油菜苗受旱则叶片泛黄打蔫甚至死掉,油菜花期也是需水期,初花及角果形成期灌溉或增加土壤湿度,增产十分显着……

去秋来鄂北,水稻遍地灿烂,几个月后又是炫目的色彩,金黄麦浪像奶油蛋糕亮油油地铺慢大地。随后的“小满”时节,农民忙着收割麦子,抢种水稻,好一片希望的田野。我想,明年工程正式通水后,这里又将是多么美好的景象!

文章作者:李广彦责任编辑:梁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