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长江报社主办
首页收藏联系我们
网站征订1.jpg
当前位置:首页?>?水与人生

逐梦六十载 初心坚如磐

?2019年7月11日一大早,湖北省丹江口市凉水河镇白龙泉村77岁的农民李光艮让老伴给他找了件新衣,今天他要去圆一个梦,那就是登上60年前他参加建设的丹江口大坝。虽然他生在丹江口市,但是从1962年离开工地,作为一个农民,他就再也没上过大坝。

临走,他从箱子底下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张像奖状的证书,上面写着:“李光艮同志参加汉江丹江口水利工程建设,在党的领导下,对工程建设有一定的贡献,为了加强农业第一线,现回乡生产。特发此证,以留纪念。汉江水利电力部丹江口工程局。1962年3月11日。”

这张证明书,他保存了整整57年。和这张证书一起保存的还有他当时参加建坝的医疗证。

1958年9月1日,作为新中国建设成立后的一个大型水利工程——丹江口大坝动工建设,这一工程不仅具有防洪、发电、灌溉等综合效益,还是南水北调中线的水源工程。当时,我们国家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设丹江口水库,来自湖北河南两省的十万民工靠肩挑背驮,用蚂蚁嗗骨头精神完成了汉江截流大坝围堰及基坑开挖工作。李光艮便是十万建设大军中的一员。

当李光艮和老伴带着5岁的重孙站在高176.6米的丹江口大坝坝顶看到一库清水时,老人热泪盈眶:“当年十万民工建设大坝,我们一个大队来了20多个人,现在还活着的只有我一个人了。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丹江口水库的水流向首都北京,我高兴啊!”

李光艮指向大坝右岸的一个山头对重孙说,那就是太爷当年建坝时住过的地方。多少次在梦中,他回到了那建设的火热年代。

1958年,为了实现毛主席提出的南水北调宏伟构想,丹江口大坝开工建设。当年7月,还在凉水河中学上初二的李光艮只有16岁,被大队派往了丹江口建设工地,做开工前的准备工作。

到达丹江口工地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山放树割茅草搭草棚。大坝建设所在地,汉江两岸是荒山。当时有句顺口溜是这样描述的:“1958建丹江,10万大军无住房。五柱落脚盖草房,活人死人睡一床”。就是说当时汉江两岸山头上大都是乱坟岗,挖平坟头,柱子一打下去,有时就打到棺材上了。共产党人从不信鬼神,坟头一平就在上边铺稻草睡觉,点的是煤油灯。民工从家里走时每人挑一床被子和一捆稻草。睡觉时把稻草铺在地上,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民工睡在一起。没水洗澡,男女民工身上长虱子是很正常的现象。吃水很困难,到汉江河里挑水,一来回好几里地。

老人清楚地记得,1958年9月1日开工时,时任湖北省省长张体学说,10万劳动大军,要以丹江为家,以水利事为业,为革命建水库。

开工后,湖北、河南两省所属的襄阳、荆州、南阳3个地区17个县的十多万民工挑着干粮,带着简陋的工具,步行到丹江口工地后,用扁担、筐子、小木船,运载着黏土、砂石完成围堰。十万民工三班倒,昼夜不停工。那时,施工现场不到2平方公里,几万人在一起施工,白天人山人海,晚上篝火通明。工人上一个班有时12个小时,你追我赶。女工有“花木兰战斗队、穆桂英战斗队”男工有“罗成战斗队、老黄忠战斗队”等,上工时敲锣打鼓,白天到处是广播声、号子声,晚上如同白昼,从不停歇。

民工分为头等劳力、二等劳力、三等劳力。“头等抬(石头)、二等挑(土)、三等拿个十字镐(挖土)”,头等劳力一个月工钱32元、二等劳力30元、三等劳力28元。头等劳力要给民工户籍所在地的人民公社缴12元,二等劳力缴10元,三等劳力缴8元。缴回去才能记工分。这样无论是几等劳力,你一个月工钱就是20元,扣去一个月生活费,也只剩下几元钱了。但所有民工都干劲冲天,没有怨言。

民工以一个公社为一个连,100多人集体吃食堂。各连还建有磨房,养的有毛驴,用石磨推小麦豌豆等杂粮。1958年才开工时工地上还能供应米,还吃得饱饭,后来就紧张了,供应40%的细粮、60%的粗粮,包谷糁、红薯、豌豆只要能填肚子的就行,工地号召各连自力更生种菜,补充粮食供应不足。

虽然物资十分匮乏,但10万建设大军的热情丝毫不受影响。

围堰工程耗时一年零四个月,10万民工完成土石方开挖250万立方米,用双肩硬是将右岸一座叫黄土岭的山填进了滔滔汉江,筑起了1320米长的围堰,完成了1959年的汉江截流。

1962年国家经历了严重的三年自然灾害,大坝建设停工,民工回到家乡。1964年大坝浇筑恢复施工后,采用了全机械化,建设工人缩减至1.3万人,大都是技术工人。1973年大坝浇筑至海拔162米,完成了一期工程建设目标。

李光艮回乡后,从此再没上工地,当了位默默无闻的农民。57年过去了,虽然他经历了多次搬家,但他视为珍宝,始终保存着。

李光艮的孙子李超说:“我们时常听爷爷讲他参加过丹江口大坝建设的故事,但从不知道他还有建坝证明书。这张证明书,将作为我们的传家宝,我们要把他们那种艰苦奋斗、甘愿奉献、顾全大局、万众一心地支持国家建设的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。

文章作者:陈华平责任编辑:梁宁